无原

太好看了

一万只小呱呱:

我最喜欢在黄昏的时候修黄昏的照片了

国破山河在,

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

恨别鸟惊心。

路过的狂歌者 躁动的音乐声

正认真准备着 坠落的一盏星辰

掉落的一根针 在寂寞上睡着了

正忐忑祈祷着 平安的一队旅人

发梢雨丝彼此磨蹭 风的强迫症

我的红色敏感 你的灰色地带

流水云彩 无关紧要的对白

起劲到费力的爱

怎么说你的眼 是一面失焦的镜

因此我多喜欢 看着你像看自己

弦月的脚步声 华丽得令人窒息

或舞蹈或劳动 或漠然得令人着迷

比一尾鱼更哑更聋 更冷进怀里

我的金色狂烈 你的墨色呜咽

身体取悦 灵魂已凋谢

我的褪色倒影 你的染色身形

我将是你 最丑陋的装饰品

炙热到冷却的心

越发鲜艳 终究成为一团黑

快乐不再是重点

忧郁不再来盘旋

无穷无尽的思念

以真以假的爱恋


——苏打绿《浪漫派》


半夜看着作文题目苦思冥想

要我把在现实生活中我和你各奔东西的结局写成完美
真难做呢
不是清晨到来 而是黎明结束
不是没有我 而是没有你

啊,讨厌死全自动的胶卷相机了,把我的胶卷一下卷光了,我才拍了一半。